努努书坊 > 都市小说 > 挖坑抢婚,顾少一世长情! > 075 他在她耳边低声安慰:“乖了,别哭!”

075 他在她耳边低声安慰:“乖了,别哭!”(1 / 2)

“哥,我们来打个赌,如果这次我还是一杆清台,明天的相亲就不去了。”

堂堂秦二公子,难道缺女人吗?非要去搞个什么相亲。

想到女人,秦朗的脑子里不由自主浮现出凌乐乐那张精致的小脸悔。

“小朗,你也老大不小了,沈家千金刚从国外回来,有才有貌,配你是绰绰有余,你也该收敛心性好好安顿下来,老爷子年事已高,就等着抱孙子……”

“哥,你和嫂子不努力生孩子,怎么就非得让我早早地结婚啊?对了,前两天我看上了一个女人,要说结婚,就她了,否则,谁都不行。幅”

兄弟俩正在争执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二哥,二哥,你在吗?”

秦朗听着有些火大,一个个大晚上的也不让他消停。

迈了长腿将门踢开:“你TM是爹死了还是娘跑了?瞎闹闹啥?”

“不是的,二哥。”那人正要解释,抬头就看到秦朗身后一脸阴郁的秦天,咽了咽口水:“秦总好!”

“又出什么事儿了?”

秦天缓缓踱步到那人面前。

“没事,哈哈,没事,秦总,就是二哥的女朋友来找他了,是正经女朋友!”

他深怕惹怒秦天,刻意补充了一下。

这人真是好心办坏事,刚才兄弟俩还在谈论这个问题,现在马上就蹦出来一个。

“正经女朋友?”

秦天讳莫如深地反问了一句:“走吧,小朗,我到是很想看看你的正经女朋友长什么样儿。”

秦朗跟在秦天身后,趁自己的哥哥不注意,一脚踹在那人腿上,然后朝着他在半空中比划了一个砍头的动作。

那人抱着腿在心中哀嚎,完了完了!

这次的谎扯大了,哪有什么正经女朋友啊?那小丫头分明就是一小疯子啊!

***

凌乐乐被众人围困,心里还是有些胆怯,毕竟对方那么多男人,她一个女孩子,万一他们是一群不讲理的爆匪,将她秘密绑架起来烧杀抢夺怎么办?

钱是小事儿,要是他们动了别的不该动的心思?

想到这里,她没来由就想起了顾以珩,从前的那档荒唐事暂时一笔勾销,但是,现在她喜欢他了,就一定要为他守身如玉。

她的视线落在大门口悬挂的那排大红灯笼上,惹怒她,就烧了它,然后趁着混乱逃跑。

正暗暗筹划着,却见围困的众人整齐地排开一条宽敞的路来:“秦总!”

西装男们一扫之前的威风煞气,突然就变成了一条条低眉顺眼的看家狗。

“怎么回事?”

秦天率先走来,见到凌乐乐,眉头轻挑:“老五,你给我过来,这个小女娃就是小朗的正经女朋友?”

他把身后战战兢兢的老五抓到面前质问。

“是,秦总。哦,不是,刚才我都是瞎说的。秦总,这个丫头片子将三哥的眼睛弄瞎了,所以……”

“所以什么?你看看你们,都办的什么事儿?这么一群大男人围一个小姑娘,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你们在帝都还有脸混吗?”

秦天站在离凌乐乐两米开外的距离,俊雅的五官比起顾以珩稍显温润,估计脾气也会好上那么一丢丢。

凌乐乐从小都是察言观色的主,一眼就知道面前这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是主事儿的人,上前两步努力装出一幅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大哥哥说得对,你看我一个小孩子,那个叫什么三哥的男人强壮无比,我怎么可能弄瞎他的眼睛,对不对?”

“大哥哥你是好人,可一定要救我啊!”

说完,她还不忘摸一把眼角根本都不存在的泪水。

“都散了,一点小事儿把大门堵住成何体统?你们这个样子还怎么开门做生意?”

秦天见她一副柔弱的样子也动了恻隐之心,转身朝着众人挥手示意让他们赶紧离开。

这帮人就是平日里太闲,好不容易逮到一只小白兔就想着法子捉弄。

众人见老大

tang发话,即便有些不甘心也只能愤愤地离去。

“小姑娘,别怕,去哪儿,我让人送送你。”

秦天的目光将凌乐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从她看似随便的运动外套到她的小背包,如果没看错,那是他之前才托人去给他老婆买的同款。

这些都是出自于意大利名师之手,限量,奢侈,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再看看她的表情,之前没怎么注意,现在凭借着他在商海上敏锐的观察力,她根本就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害怕。柔弱可怜都是她精心伪装出来的,他刚才都险些被她骗了。

试想,一个小小的姑娘,需要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在这些凶神恶煞的男人的围困下保持镇定。

秦天微眯起了那双暗黑的眸子,神色讳莫如深。

据他所知,在帝都这个圈子里他还没听说过这样的小女娃。

她是从哪儿来的呢?

有胆有谋,临危不惧,如果她真是小朗的女朋友,那真是秦家的福气。

如此想着,又将自己的面色变得和悦了一些:“小姑娘,要不然,大哥哥请你吃饭赔罪?好不好?”

凌乐乐听他这么一说,虽然不知道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云若熙从小教育她,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刚才他们还恨不得一副将她剥皮扬灰的表情,现在又成了好好先生,画风未免变得太快了吧?

心里更加谨慎,想了想,从钱包里小心翼翼拿出一千块递到秦天手里:“大哥哥,我只是一名学生并没有多少钱,这是我赔偿的医药费,也不知够不够?如果不够,我明天去借一点,然后再送来。”

她咬着唇瓣,一副胆怯的表情:“其实之前的事儿是误会,我以为那个什么三哥是色狼,所以喷了一丢丢防狼喷雾。现在事情解释清楚了,我就先走了。”

秦天见她将自己拒绝得礼貌又干脆,并且很懂得适时的收敛,心里对她更是多了一份欣赏。

转身对着一个西装男说道:“去,赶紧把小朗给我找来。”

这个弟媳妇,他不想这么错过了。

***

秦朗那边,原本是跟着秦天过来的,结果,还未到大门口便有人飞快跑到他面前将之前发生的事儿添油加醋状告一通,意思是让秦朗替他们三哥做主,暗地里将这个丫头片子办了。

秦朗挑眉:“长得怎么样?”

“二哥,长得还算不赖,水嫩嫩的,保证一掐就能出水。”

那人贼笑到。

秦朗见他猥琐的表情,一脚踹到他的大腿上:“滚,你以为本少爷是那种见女人就扑的吗?”

那人抱着大腿在心里腹诽,这几年你难道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不知道为啥,这两天秦朗只要一想到凌乐乐,突然就觉得干什么都没劲儿,即便是他从前养在外面的那些女人也提不起丝毫的兴趣。

转身欲走,又有人跑来喊他:“二哥,秦总让你过去一趟。”

秦朗眼里开始喷火,今晚怎么这么多破事儿啊?

很不情愿晃荡着两条腿穿过走廊,远远就看到一个小丫头站在门口对着秦天在说着什么。

是凌乐乐吗?

秦朗有些不太肯定,毕竟天色有些晚,两人隔得有些远。

急匆匆加快步伐,几步跃过栏杆跳过去,再仔细看,果然是那个野丫头。

“乐乐!”

此时的秦朗也不管众人惊异的目光,疾步上前便将凌乐乐从身后拦腰抱起来:“乐乐,你怎么来了?哦,肯定是想我了。唉,你也真是的,不要搞得这么黏糊嘛,才一天不见而已。”

他自己给自己台阶下。

凌乐乐整个身子突然悬空,又被秦朗死死抱住没办法还手,只能干瞪着一双眸子骂道:“死流氓,谁想你,赶紧放我下来。”

“不要!”秦朗干脆赖皮,见她涨红了脸一副恼怒又带了怨嗔的模样,有些得意,将她抱到秦天面前显摆:“哥,你看,我老婆!”

秦天见到打打闹闹的二人,唇角浮现出一

抹意味深长的笑。

他这个弟弟终于办了一件还算人模人样的事情。

“好了,人家小姑娘害羞,来,小朗,给哥介绍一下。”

秦天拍着秦朗的肩,示意他先将凌乐乐放下来。

结果秦朗却抱得更紧,舍不得撒手:“哥,她叫乐乐,听纪老头说是珩丰集团顾总的小侄女,脾气暴躁了些,但是我喜欢。正好你今天在,我们赶紧商量一下我和丫头的婚事。”

“认真的?”

秦天看着自己的弟弟眉飞色舞的样子疑惑地问道。

珩丰集团的崛起在商界是传奇,而它的创始人顾以珩在他们的圈子里更是神一样的存在。

秦天和他年龄相当,成飞集团能有今天的成就还是承蒙秦家的祖辈福音一代一代积累下来的。顾以珩却是白手起家,短短几年时间就在风起云涌的商业王国里翻云覆雨,指点乾坤。

这样的男人高瞻远瞩,手段果敢狠冽,是个可怕的人物。

但是,谁知道他的小侄女却是这么个萌物?

秦天很有深意的再一次看了看被秦朗禁锢在怀里的小丫头,五官精致,唇红齿白,是个讨人喜欢的可人儿。

秦家和顾家的联姻,比起和之前的沈家更有优势。

他自己对此是很满意的,怕这个弟弟只是一时兴起就很遗憾了。

“哥,瞧你说得,我啥时没认真过?”秦朗挑着右边的眉毛反驳道:“回头你赶紧让人选个黄道吉日,然后筹备厚礼去她家提亲。对了,彩礼我都想好了,就送东皇,你觉得怎么样?”

东皇休闲会所表面上是纳入成飞集团,属于旗下的子公司,其实很少有人知道这是秦朗在高中时代创办的,从开业至今身价已经猛翻到至少好几十个亿,这也算是秦朗这些年的心血。

而他现在说送就送,估计这次是来真格的了。

秦天轻轻一笑:“小朗,这份彩礼分量不轻啊!”

“重吗?哥,我现在恨不得把全世界都送给她。”

秦天:“……”

真狠!有这样宠女人的吗?

兄弟俩一边朝之前的包间走,一边开着不咸不淡的玩笑,完全不理会还有一个需要抗议的小丫头。

“死混蛋,谁是你老婆?谁要让你去提亲了?”

凌乐乐现在是欲哭无泪,只能在他怀里蹬踢着两条腿以示不满。

“乐乐,别闹,你看看,现在我和我哥都同意了,你即便不同意也是一比二的比分,抗议无效。”

进门后,秦朗终于将凌乐乐小心放到沙发上。

“乐乐是吧?我叫秦天,小朗的哥哥。”

秦天这一次是很郑重地介绍着自己,毕竟小丫头的身份和之前的不同了。

“哼!一丘之貉!”

凌乐乐捶着自己被秦朗勒得发麻的胳膊:“秦总,你言而无信!”

她的话语里有着深深的鄙视,枉费她之前还觉得这男人挺好的。

“哦?是吗?那真是抱歉了!”

秦天温润的笑:“要不然,让小朗送你回去?”

“回哪儿?从今以后这里就是乐乐的家了。哥,我现在要提前带我老婆熟悉一下她的地盘。”秦朗借过话,拉起凌乐乐的小手:“走!”

凌乐乐知道自己这次是栽了,顾以珩说她难缠,现在看来这个秦二公子比她更难缠。

目光扫视过面前的台球桌:“秦二公子,这样吧,我们一局定输赢,我赢了,你放我走,你赢了,我喝酒赔罪?”

“你会打台球?”

秦朗一副诧异的神情将她从头看到脚。

“小时候玩过一点点,怎么样?”

凌乐乐随手拿过一根球杆,然后瞄准桌面上剩下的最后一颗9号球,“噌”一声,母球在桌面上飞速旋转,而9号球完美入袋。

“行啊!”

秦朗见她姿势优雅,动作标准,心里窃喜自己真是捡到

宝贝了。

这个野丫头性子率真,不娇柔,不做作,关键人长得漂亮啊,只要是自己心里喜欢的,哪儿哪儿都觉得特别满意。

一旁的秦天也是面露微笑:“这样吧,一局定输赢,如果乐乐不介意,我来做见证人。”

他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未来的弟媳妇。

凌乐乐将球杆在桌面上敲了敲:“希望你们到时候不要赖皮。”

“在老婆大人面前,肯定不会赖皮。”

秦朗忍不住拉过她的小手放到唇边亲了一口。

“恶心!”

凌乐乐将自己的手甩开,顺便丢给他一个嫌弃的白眼。

两人商定,打花式九球,规矩很简单,开球后击打桌面上号码最小的球,击打顺序也就是从一号球到九号球。

凌乐乐在锦城号称九球天后,她通常都会是连续出杆,一杆清台,也就是说一开球便能将桌面上所有的球按照顺序全部击打入袋,不会给对手任何的机会。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有胆量说出刚才那样的话来,以她的球技稳赢秦朗。

结果,小丫头狡猾,秦朗更奸诈。

他从刚才凌乐乐的打法上已经看出了她身手不错,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竟然在台球桌上动了手脚,一场球下来,输家肯定是凌乐乐。

小丫头也算耿直,输就输了,一杯红酒下肚,她开始有些头晕。

“老婆,还来不来?”

秦朗扶住她的腰问她。

“不来了,酒也喝了,我也该走了。”

凌乐乐摆手。

“你不是没赢我嘛,怎么就能走了呢?”

秦朗继续给她下套。

小丫头和她老妈一样,沾酒必醉,此时虽然神智还勉强清醒,可是一张小脸泛起了嫣红,黑亮的眸子蒙了一层水雾,看起来像是海面上坠下的点点流金,一张唇莹润饱满,特别是她微微嘟哝着抗议的时候,那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秦朗见着喜欢得不行。

不!准确说应该说是爱得不行!

现在若不是秦天还在,他估计忍不住直接将她生吞活剥了。

“小朗,你给我悠着点。”

秦天见自己的弟弟一双眼睛里满是奔腾的谷欠望,忍不住压低声音提醒她。

毕竟这个小丫头的身份和以前那些女人不同。

“哥,反正我要娶她的,生米煮成熟饭不是更好?你走吧,啊?赶紧走。”

秦朗有点嫌自己的哥哥碍事。

“你走啊?那我也走了,你带我走。”凌乐乐开始有些糊涂了,晃晃悠悠去拉秦天的胳膊:“哎呀,顾以珩,我腿软走不动了,你抱我!”

秦天今晚也是穿的黑色正装,两人身高体型都相差无几,她潜意识里竟然将他误以为是顾以珩。

最新小说: 谜案追凶 极光之意 洛九针 花醉满堂 静哥哥每天都醋不停 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 我家夫人有点甜 后人 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胜者为王 商海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