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1 / 2)

第25章

这几天天气渐冷,纪迎夏已经穿上了薄外套,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纪奶奶坐在门口的凳子上晒天阳,在太阳的照射下,她眯着眼昏昏欲睡,纪迎夏和纪晓月在屋里小声说着悄悄话,她透过门缝,看到纪奶奶要睡不睡的样子,忍不住喊她到床上去睡,毕竟秋天了,虽然午后太阳充裕没有多冷,甚至还有点暖意,可她奶年纪大了,这样睡觉很容易着凉,年纪大了,着凉很不容易好。

纪奶奶的迷迷糊糊的嗯了嗯,动了动身子,继续眯着眼睡了。

纪迎夏笑着摇摇头,几步走到门口,低下头,凑到她奶耳边轻声道:“奶,进屋睡吧,这里睡要着凉!”

纪奶奶微微睁开眼睛,嗯唔了几声,慢吞吞的在纪迎夏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奶,我扶着你去屋里睡。”

纪奶奶又嗯唔了几声,任由纪迎夏把她扶到了床上。纪迎夏看到她奶躺倒床上,她帮她把被子盖好,才轻轻的把门关上。

纪晓月颇为羡慕的说道:“夏夏,你跟你奶感情可真好,不像我奶,心偏到天边去了,重男轻女!”

纪迎夏微微一笑,坐在了床边上,“奶对我确实很好!”对于纪晓月说她奶对她不好的话,她只能当听不见了,毕竟这人是人家的家事,她不好评语。

纪晓月点头,“你对你奶也很好啊,把她照顾的很好!如果以后我嫁人了能遇到这么好的婆婆就好了……”说着脸有点微微泛红。

纪迎夏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纪晓月有点羞涩,她不好意思的道:“我娘给我订个了亲事!”然后又有点忿忿不平,“我奶竟然让男方出的聘礼给我哥当聘礼说对象!哼,那我嫁人时还有什么嫁妆啊?”

用闺女得聘礼给儿子当聘礼,这种事情其实在这里很常见,只是纪晓月有点气愤而已,她是她爹唯一的女儿,她爹娘打小宠她,她奶竟然一点都不疼她,竟然想把她的聘礼全给哥哥娶媳妇,她怎么甘心啊,她也没想过家里给她准备什么嫁妆,毕竟爹娘把她养大不容易,但男方给他们家的钱,给她准备嫁妆不行吗?竟然全给哥哥!

纪迎夏问道:“你娘给你订的人家是哪里的?”

纪晓月愣了愣,道:“刘家村的!”

纪迎夏笑笑,还真有缘分,“那人家怎么样啊,你打听清楚没有?”

纪晓月脸红红的,很是不好意思,“哎呀,这个我怎么好说啊,反正我觉得,觉得那人还行吧!”说完不自觉的就笑了起来。

纪迎夏就了解了,纪晓月很满意那家人,“你是你们家唯一的女儿,你爹娘不会不给你准备嫁妆的,你今年还小,你娘会同意你今年就嫁人吗?”

纪晓月想了想道:“那到没有,我娘的意思,至少到我十八岁,才让我嫁人,现在先把婚事订好放在那。”

纪迎夏点头,安慰道:“你现在才十六岁,离你嫁人还有两年,你哥比你大,他现在急着结婚,可能先用着你的聘礼钱,你娘以后肯定不会不给你嫁妆的!”毕竟能当村长的,不可能任由女儿空手嫁人的,这名声就不好听。

纪晓月撅噘嘴,不甘愿的道:“我回去问问我娘!”

纪迎夏笑笑,亲闺女跟娘,什么不能说啊?有误会解开就是,至于纪晓月那奶奶,根本不是问题,现在毕竟不是她上辈子,婆婆和媳妇弄得跟主子与奴婢似得,只要晓月爹娘真的疼她,她相信,他们不会让她奶做主的。

两人正说着话,大堂嫂丁小曼带着小石头过来了。

最新小说: 承包大明 隋唐君子演义 烈火军校 大王令我来巡山 朔明 长城守卫者 嚣张痞妃:错嫁战神王爷 毒宠高冷腹黑王 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 荣王独宠:毒医王妃要休夫 诱宠皇妃:惹上腹黑残王